颜倾世猫

潮鸣

非常雷且ooc,无脑萌二文风,不知所云,被雷到请不要打我。以及不知道标题取什么就用了写文时候听的BGM《潮鸣り》(安利看文的时候放一下)



“陪我玩。”

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伸了出来,攥紧风刃的下摆轻轻扯了一扯。自己也还只是半大孩子的小叔叔闻言叹了口气,顺着衣摆摸过去,指尖对指尖触上了短短的手指,拨弄了一会儿才将小胖手握进掌心。

“你父皇平日是怎么陪你玩的?”

风天逸闻言怔愣了一下,抿紧了嘴摇摇头。

皇兄到底怎么照顾这个孩子的啊……

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风刃将风天逸抱到怀里,让软乎乎的一团坐到自己的臂弯上,顺手扶正了他发间的金饰。

“皇叔带你去街上逛逛,好不好?”

“嗯!”

那一直黯淡的眼睛里似乎有了光亮,紧接着,藕节似的胳臂就环上了他的脖颈。

 

他其实想带着他的侄儿翱翔南羽都的天空的,又或者至少可以将他护在羽翼之下。可那时候风刃还没到展翼礼,连这些都做不到。

其实,用脚步一寸寸丈量这山河也不错。

风天逸抱起来一点也不重,还乖乖地蹭在他颈间只是一言不发。不知道是不是父皇的死让他一瞬间长大了,总觉得一向澄澈的眸子里多了许多他读不懂的情绪。

 

街上人来人往,吆喝声此起彼伏。

“要买点什么吗?”

“唔……”大眼睛眨巴着似乎对于这些平民的玩具十分好奇,“要那个。”

风刃顺着手指方向看去,是一只小小的机械鸟,拿到掌心里左右看看还算是精巧。

风刃递过去几枚碎银,一回头便看到风天逸捧着机械鸟凑到他眼前,拨动机关,翅膀便呼啦呼啦地扑扇。

“小叔叔,以后我也可以飞起来的么?”

“当然,天逸会长出澜州上最漂亮的翅膀。”

“翱翔九天。”

 

摄政王是抱着小羽皇上朝的。

那是先皇驾崩后的第一次早朝,风天逸不能算是少不更事,但坐在高高在上的皇位任文武百官朝拜觐见,还真是第一次。他悄悄地握住了风刃朝服袍袖下的手指,抬头觑人面容,可是摄政王也并不轻松的样子,有一滴汗珠沿着精致的下颔滚落下来。

退朝后,待群臣散尽,风天逸抱着他皇叔劲瘦的腰,朝服对于二人而言有些宽大了,似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风天逸嘴唇贴到人耳畔,用蚊蚋一般的声音轻轻问,缥缈得几乎要散在空旷的大殿里。

“皇叔……你为什么放弃了这个位置。皇叔其实很想自己独坐这个皇位吧。”

话音未落,那双熟悉的大手却凑到他身前,为他理好衣冠。

“天逸是鹰,以后会高高翱翔在天上的。”

“风家的江山由你坐拥就行。”

“所谓家族是这样的。”

“……所谓亲人是这样的。”

 

风天逸低下脑袋沉默了,又轻轻地问:

“父皇是真的,再也回不来了么。”

风刃哽咽一瞬,良久才“嗯”了一声算是作答。

“皇叔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已经可以不用忍着了么?”

“……唔?”

“父皇说过,可以哭的地方只有宣勤殿。”

“……还有皇叔的怀里。”

 

那一年,先皇驾崩,太子风天逸十三岁继位,王爷风刃十九岁摄政。

博丽灵梦cn颜倾世猫

发现lof的东方众还不少,就放上来了
图有点点大,可能要加载挺久

一百年前的作品,当初觉得坑里已经没人了就没发
我和我的朋友画的,高下立判
p1我的朋友p2我
对不起我又丢人了

毕深真是太好吃了,然而热度似乎早就过去了……

被FES现场玉座下的鲜花虐一脸,虽然画的很渣,但还是想纪念一下医生

——“你们送给我的花,我都收到了哟”

幼儿园画风的我又重出江湖了(。)
站一秒凛刃

代友发,这次做了一次甲方爸爸嘻嘻。以后再约我就自己藏起来舔嘻嘻×
然后回头看看自己画的都是什么甲苯玩意儿

成天被三个人烦死的可怜老孔雀

“王爷——”
“皇叔~”
“殿下!”

“woc你们仨滚啊喂!”